澳銀捱沽 央行關照 2016-5-27

澳洲銀行業的盈利能力全球數一數二;高股息、高股本回報令澳洲銀行股成為一眾投資者的寵兒,尤其常見於退休投資組合之中。不過,對沖基金卻在此時大舉沽空澳洲銀行股,當地四大銀行(澳洲聯邦銀行、澳新銀行、西太平洋銀行、澳洲國民銀行)今年以來沽盤量飆升逾五成,沽空金額超過 90 億澳元,為六年以來最高水平。
 
投資者看淡澳洲銀行業其實不無道理,因為當地經濟最大危機來自當地熾熱的樓市。澳洲央行多次提及樓市風險,同時收緊海外買家購房限制,但樓價照升可也。今年首季,澳洲主要城市住宅樓價按季增長 1.6%,按年增幅近 7%,悉尼樓價更按年大升 13%,連當地人都難以負擔,只能選擇在郊區置業。樓市泡沫隨時爆破,承造樓按的銀行自然首當其衝。
 
另一炸彈來自商品價格。評級機構穆迪最近開腔,指全球大宗商品價格暴跌,增加由鋼材至奶製品等一系列企業的貸款違約風險,可預期銀行利潤將下跌,壞賬亦會從紀錄低位不斷攀升。摩根士丹利、高盛及瑞銀甚至認為,澳洲銀行業削減派股息似乎是無可避免。澳新銀行早前因中期淨利潤大跌 24%,已率先出手減派股息,是自 2008 年以來首次,期內壞賬撥備更大升超過一倍至 9.18 億澳元。
 
不過,要沽空澳洲銀行股不是易事。始終澳洲央行在貨幣政策上仍在走寬鬆路線,5 月初更意外減息至 1.75 厘的歷史低位,市場更預期減息陸續有來,整體環境仍有利於銀行經營;澳洲銀行業的盈利能力強,面對的競爭有限,不乏投資者追捧。例如今年以來股價已跌 18% 的澳洲聯邦銀行,近來股價已逐漸反彈,已沽空的投資者一不留神,分分鐘由賺變蝕。
 
王冠一財經頻道

PrintEmail

公開招股 有利融資 2016-5-26

荷蘭飛利浦集團 (Philips) 本月中剛宣布分拆旗下照明業務獨立上市的計劃,該業務將撥出其中 25% 股份進行首次公開招股 (IPO)。據集團透露,飛利浦照明事業估值約 56.6 億美元,一切順利的話將於 31 日在阿姆斯特丹的泛歐交易所 (Euronext) 正式掛牌。
 
此次舉措對飛利浦意義重大,是集團 125 年以來第一次分拆重要業務。飛利浦照明業務打算專注快速發展的醫療保健領域,集團預計投資的醫療器械需要大量資金周轉和支出,通過分拆照明業務成立獨立公司,將更有利於融資和運作。由此可見,飛利浦正由一家傳統消費品公司,逐漸轉型為包括傳統消費品、醫療健康服務以及照明業務在內的綜合工業集團。
 
不過,飛利浦集團的決定,並未贏得太多掌聲。始終今次 IPO 決策并不是飛利浦一開始的選擇,所以在落實 IPO 決議後,不少潛在投資者的確大失所望。
 
其實,飛利浦當初曾考慮私下出讓照明業務的股權,因為多間投資基金公司此前對飛利浦照明業務甚感興趣,先後提出購買股權、競購等意願。以中國金沙江創投 (GSR Ventures) 為例,飛利浦原本計劃將旗下 LED 照明零組件Lumileds及汽車照明業務股權售予金沙江創投主導的 Go Scale Capital,但最終遭到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 (CFIUS) 否決,導致交易告吹。縱使 Go Scale Capital 有意競購,但飛利浦不願再冒風險。其他欲競購的投資基金還包括美國私募基金黑石集團 (Blackstone)、Onex Corp.、美國阿波羅環球管理 (Apollo Global Management)、英國投資公司 Melrose Industries 等。
 
飛利浦行政總裁萬豪頓(Frans van Houten)認為,IPO 集資較非公開出售方式效果更好,對員工和客戶較為有利。到底投資者是否認同萬豪頓的觀點,月底照明業務正式掛牌上市後便有分曉。
 
王冠一財經頻道

PrintEmail

蘋果目標 轉戰印度 2016-5-24

一向少沾手科技股的股神巴菲特,早前名下投資旗艦巴郡,在今年第一季大手買入蘋果股份,涉資超過 10 億美元。蘋果公司股價在消息曝光後即時起死回生,上周一股價大升近 4%,帶動道指齊齊上揚。股神首次入股消息,當然令市場嘩然,紛紛揣測背後原因,懷疑蘋果股價是否見底?
 
近年蘋果公司產品可謂「舊瓶新酒」,無甚突破。集團的主要市場 - 大中華地區(特別是中國),銷售動力似乎不再;第二季大中華地區銷量按年跌 26%,單計中國跌幅已達 11%,再加上內地手機廠商的挑戰,可見蘋果的生意,將會愈來愈難做。故此,蘋果近年積極開拓新市場,當中最大的目標是印度。
 
近年蘋果公司產品可謂「舊瓶新酒」,無甚突破。集團的主要市場 - 大中華地區(特別是中國),銷售動力似乎不再;第二季大中華地區銷量按年跌26%,單計中國跌幅已達 11%,再加上內地手機廠商的挑戰,可見蘋果的生意,將會愈來愈難做。故此,蘋果近年積極開拓新市場,當中最大的目標是印度。
 
印度目前並未有直銷零售店,而當地 4G 網絡今年才剛起步。庫克曾經形容,印度就如十年前的中國,機遇無限,更親自到訪印度,與印度總理莫迪會面。
 
因著兩國經濟發展模式相近,印度市場經常被視為中國市場的「翻版」,但期望印度能取代中國市場,打破蘋果公司之發展困境,實在太過異想天開。蘋果手機售價不菲,印度國民消費力根本難以負擔。印度人均經濟產出比中國十年前的產出水平,還要低 31%;去年印度國內發售智能手機中,有 70% 的手機價格不足 150 美元。蘋果要搶佔市場,要不就降價、要不就只能等,等印度民眾的收入水平大大提高,換手機時才會考慮買 iPhone。
 
印度的手機生產商較中國的更加進取,每隔幾星期就推出新款手機,反觀蘋果每年只得一、兩次新品發布會;而印度製造的手機,價錢低得不合理,年初更出現一款低至 4 美元的智能手機。蘋果要維持品牌形象,仍然要走「物以罕為貴」路線,機款又少又貴,試問如何比擬?
 
當年蘋果打入中國市場,靠的是與電訊商中國移動簽署協議,採用合約綑綁式銷售手法,讓消費者可以在數千家中國移動營業廳購買到 iPhone 手機,滲透大小城市。不過,印度的消費者,通常都是只買「淨機」,再另外選用預付之營運商服務。換言之,蘋果有必要重新建立其分銷網絡。
 
印度目前大約有 100 萬家商店、零售貨攤和網站銷售手機,蘋果公司的滲透率僅佔約 1%。別說要擴大印度市場,要讓印度人買手機時,首先會想起蘋果,已是一大難題。
 
王冠一財經頻道

PrintEmail

規管複雜 生意艱難 2016-05-23

年初以來,接連有內地銀行出現票據違規事件(不是債務違約)。單計今年首季,相關票據風險高達56億元人民幣,據聞中央已要求各商業銀行在6月底前完成自我審查。近日,有傳工行叫停所有個人理財業務,全面暫停票據相關服務,雖然工行隨即否認有關傳聞,指並無因監管問題叫停理財產品;停辦的業務是「存貸通」,主要受「營改增」影響而要叫停。

 

Continue Reading

PrintEmai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