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冠一財經頻道 wongsir.com.hk

制衡中國 再出新招?

特朗普似乎一直視中國為美國最大的競爭者,在不斷簽署行政命令,試圖從各種途徑增加美國就業機會的同時,近日市場消息傳出美國擬制訂一項新政策,以阻止中國利用匯率貶值取得出口優勢。
 
消息指,特朗普或不會從貿易戰上出手,而是將「匯率操控國」定義,變為對本國企業提供不公平補貼的國家,此舉將令多個國家跌入「匯率操控國」的新定義,而非單純針對中國。再者,由於按照舊有匯率操控的定義行事,中國可反指美聯儲在過去多年透過超寛鬆措施壓低美元,從而達成匯率操控的目的,因此新定義除了可避免兩國直接衝突,亦可減低美國被中國反咬一口的機會。
 
根據美國法例,必須有證據顯示某國在過去十二個月內,多次單邊干預匯價,才能將該國定性為「匯率操控國」,並對該國實施懲罰性關稅。若定義被更改,美國政府即更容易提出證據指控中國。在商務部長指出某國有不公平補貼後,美國公司便可自行向美國商務部提出針對該國的反補貼申訴。
 
不過,此招亦有漏洞,因為針對不公平補貼的策略可能違反世界貿易組織 (WTO) 的規定,其他國家亦可能對美國產品執行報復性措施,甚至反告聯儲局政策削弱美元亦屬一種補貼。
 
然而,無論觀乎中國對人民幣匯價轉弱的態度,以及特朗普所釋出的線索,市場普遍認為消息未必屬實。
 
特朗普一直指責中國的廉價出口令美國經濟轉弱,不過事實似乎剛好相反,人民幣匯價近月並没有顯著轉弱,面對強烈的貶值壓力,中國一直嘗試令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保持相對穩定,更因此消秏一萬多億美元的官方外匯儲備。
 
雖然特朗普欲以新招對付中國,但市場人士認為,更改「匯率操控國」定義一舉,屬美國政府對中國立場軟化的訊號, 因為特朗普在競選時,曾提出的對中國商品開徵高達 45% 關稅,但當選之後已没有再提出。
 
 
王冠一財經頻道

PrintEmail

傳統媒體 未到夕陽?

特朗普去年勝出美國總統大選後,在 Twitter 對《紐約時報》發炮,指其針對特朗普不實之報導,令《紐約時報》流失數以千計的訂戶。
 
《紐約時報》隨即還擊,指其第四季新增訂戶數量達破紀錄的 26.7 萬人,其中大部分均是於特朗普當選後才訂閱的。其網上多媒體、數碼新聞(Digital news) 的訂戶,單計第四季,已超越 2013 和 2014 年兩年的訂閱人數總和,全年計網上新聞訂戶人數更達 160 萬人,按年增長 47%。
 
《華盛頓郵報》亦出現同樣現象,去年訂閱用戶人數增長 75%,數碼新聞發行的收入翻了一倍多;單計第四季,網上訂戶人數就已經新增 11 萬人。
 
原以為即將沒落的傳統媒體、紙媒行業,突然「翻生」,真要多謝特朗普,重振傳統媒體作為「出氣筒」的角色。特朗普指責媒體報導不實,加上網上社交媒體假新聞氾濫,令讀者更為願意為優質新聞內容付費。如何將訂戶人數的突然增長,轉化為可持續收入,特別是紙媒依賴的廣告收入,便是一大難題。
 
數年前,紙媒眼見網媒、社交平台新聞蠶食其市場地位、讀者人數及廣告收入萎縮時,紛紛建立網上新聞平台迎戰,加強多媒體新聞,希望可留住用戶及廣告商。可惜時至今日,紙媒仍難敵 Google 及 Facebook 兩大巨頭;他們佔據著數碼廣告市場三分之二的份額。一方面,紙媒廣告收入下降已成大局,預計到 2021 年,全球報紙廣告支出將每年縮水 8%;另一方面,數碼、網上平台的廣告收入仍大為落後,實難彌補當中之缺口。難怪報業裁員節流的消息仍時有所聞。即使是訂戶人數有增長的《紐約時報》,今年仍計劃收緊預算,並裁撤部分編輯職位。
 
紙媒面對廣告不斷萎縮、而將線上瀏覽轉化為廣告收入的能力亦有限。傳統新聞媒體的未來,相信取決於其內容,是否能吸引讀者願意付費訂閱。
 
 
王冠一財經頻道

PrintEmail

內企債務 平添風險

中國過去一年,強調去產能,緊縮對營運欠佳產能的放款,結果經營者從正常的金融機構得不到借貸;但另一邊廂,不少公司發現出資可坐收高利,於是紛紛加入放款行列,令中國經濟平添新風險。
 
企業對企業放款,又稱「委託貸款 (Entrusted Loans),是當前中國影子銀行體系增長最快的一部分。所謂影子銀行,是指那些提供金融服務的非銀行中介機構,其服務性質與傳統商業銀行相類似,包括信託、財務公司、理財產品發行商、個對個人 (P2P) 貸款平台等,但不受銀行法例監管。
 
中國加大力度去產能,中資銀行不能向違約公司發放正常貸款。而數據亦指出,內銀願意貸款支持的,往往是礦業及房地產等政府希望去產能的行業,可見委託貸款成了那些被列入黑名單的公司的最後選擇。研查及調究機構 CEIC 表示,去年中資企業間的貸款增長 20% 至逾 13 萬億元人民幣,幾近相等於美國最大銀行富國銀行借出的貸款兩倍。
 
這種模式顯然會令中國經濟承擔更大風險。許多中國企業是拿新債來償還舊債,而不是用來支持長期投資。放款公司則不把資金投資於核心事業,為了賺取 20% 的高利,進行委託貸款,他們對放貸對象往往只是草率調查,根本不了解實際債信狀況。
 
國際清算銀行 (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) 的數據顯示,中國企業的債務總規模折合已達到 18 萬億美元,相當於中國 GDP 的 168%。而貸款多流向產能過剩行業,也進一步增加企業的債務水平,令中國原已極為龐大的企業債更難收拾。
 
 
王冠一財經頻道

PrintEmail

穿戴裝置 南柯一夢

自從智能手機銷量開始放緩,各大廠商都積極尋找下一個增長亮點 - 可穿戴式裝置,其中以智能手錶,最為各大廠商青睞,蘋果、三星、LG 等公司,均紛紛投資研發,新的穿戴式產品也層出不窮,風頭可謂一時無兩。
 
事隔幾年,可穿戴式裝置並不如預期般普及,整個行業的壞消息倒是接二連三。去年底,美國可穿戴設備巨頭 Fitbit 收購競爭對手 Pebble,意味Pebble這間以眾籌方式起家的品牌正式消亡;但收購者 Fitbit 的日子也不好過,股價從剛上市的每股 50 美元下跌超過 80%,近日再發盈警,下調去年第四季業績預測,並計劃裁減約 110 個職位,拖累股價急挫,創上市以來最低。
 
市場分析機構 IDC 的數據顯示,去年可穿戴式設備的總出貨量按年大幅下降近 52%,當中大部分為利潤相對較低的智能手錶,可見行業發展不如人意,而造成此局面的,正正就是智能手機。如今的智能手錶,須通過藍芽與智能手機相連,而不能完全獨立操作,是一種最大限制。消費者亦因此認為,有智能手機就行了,又何需戴在手上的智能手錶呢?即使出門時忘記帶上智能手錶,大家也不會為此而特地折返吧?

研究機構 Gartner 最近的調查發現,受訪的智能手錶用户當中,近三成人於購買後並沒有使用智能手錶。智能手錶售價不菲,用戶也能棄之不用,智能手錶有多必要,相信大家心裡也有個譜吧!
 
有廠商計劃與時尚及珠寶品牌合作,希望提高可穿戴設備的吸引力,但只是新瓶舊酒。要行業有突破,無論是哪種可穿戴設備,都須要能獨立於智能手機使用。但需要行業內的合作,以及與移動網絡電訊商之整合,並非輕而易舉之事。在可預見的將來,相信智能手機的地位仍牢不可破,廠商們之可穿戴式裝置爆發性增長的美夢,暫時要先擱一邊。


王冠一財經頻道

PrintEmail

美德關係 充滿變數

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後四處發炮,其中一大目標便是德國。特朗普早前聲言對德國車開徵進口關稅後,其貿易顧問又批評這個歐元區最大經濟體操縱歐元匯率。近日連番交手已令德國提高警惕,現時兩國在經濟面上雖未至於尖鋒相對,但若再起波瀾,雙方關係或趨惡化。
 
特朗普之前對德國汽車製造商發出徵收 35% 關稅的威脅,引起德國高度不滿。這還未夠,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席納瓦羅 (Peter Navaro) 最近更指,德國利用貨幣政策,操縱歐元匯率,使之嚴重低估,損害了美國和歐盟其他成員國利益。他又表示,美國與歐盟簽訂的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協議(TTIP)已經失效,指摘德國已成了美國與歐盟達成貿易協議的主要障礙。
 
對於美方的批評,德國没有坐以待斃。德國財政部長朔伊布勒指,歐央行必須制訂適用於整個歐洲的政策,德國無法操控匯率。而德國總理默克爾亦表示,德國一直支持歐洲央行的獨立性,且不會改變這個立場。此外,對於美方單邊實施進口關稅措施的威脅,默克爾表示,倘若美國政府支持這類保護主義措施,德國必須就如何回應作出決策。
 
美國戰略預測智庫 Straffor 在最新一期簡報中,就點破德方更深層次的憂慮,指儘管特朗普有意對德進行貿易執法,但在國際貿易法之下,其可以施展的空間畢竟有限。令德國真正焦慮的是,美國會將對歐元的攻擊,升級到整體歐元區,或引起區內貿易保護主義和民粹主義的回潮。為了避免成為下一個懲罰性貿易措施目標,「德國將採取措施保衛其巨額貿易盈餘」。
 
特朗普上任後積極與多國進行交涉,目前在歐元區中與英國關係最佳,至於美德關係則尚未明朗,兩國對峙會否升級,且看特朗普再有何盤算。
 
 
王冠一財經頻道

PrintEmai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