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冠一財經頻道 wongsir.com.hk

沽長買短 央行財伎 2016-9-23

聯儲局在量寬退市之前,曾經進行過所謂的扭曲操作(Operation Twist),即「沽短債買長債」,減持儲局所持的較短年期美債,增持較長年期美債。這樣做法,好處是儲局可以相對節省印銀紙的彈藥,但弊處是短年期孳息上升、長年期孳息下降,令「孳息曲線」趨於平坦,極端情況還有可能出現「反向孳息曲線」(Inverted Yield Curve),即短年期孳息較長年期孳息更高,加大經濟衰退的風險。
 
如今日本央行計劃實施的,可謂扭曲操作的逆向版,即「沽長債買短債」,既為日本央行節省量寬彈藥,又可以進一步拉闊不同年期國債孳息的差距,挽救「無啖好食」、以定息收入為主的金融業與退休基金。更重要的是,壓低短息有鼓勵私人市場借錢投機的誘因,而短期最受惠的,相信非日股莫屬;其次是希望可以順道惠及消費信貸環節,如果國民更願意消費,通脹預期就不是夢了。
 
日本央行是否找到了不用代價就可以挽救經濟的妙計?日本央行總裁黑田東彥強調,通脹目標仍然是 2%,暗示量寬買債的動作時多時少、可加可減。值得注意的是,日本央行講明目標要令 10 年期日債孳息由負數回復至零水平!日本央行豈不是 10 年期日債要「沽多過買」?承接這批 10 年期日債者,又是不是追求利息回報的退休基金?
 
日本央行或許心裏有數,知道貨幣政策已經走到盡頭:負利率行不通、量寬之下據聞日本央行已持有日債總流通量的四成,難道真的要買光市面上的日債,推日本國家信譽至破產境地?倒不如來個緩兵之計,見步行步,短期內至少定息收入者開心、借錢炒股者高興,日本央行就當自己功德完滿了。
 
王冠一財經頻道

PrintEmail

新型QQE 決心寬鬆 2016-9-22

日本央行未如傳言再度下調利率,但卻決定修改政策框架,直至通脹率穩定在 2% 以上。央行引入「量化質化寬鬆(QQE)」,又擴大貨幣基礎,雖然其成效有待時間驗證,但已率先顯示,日本在困境中只能選擇寬鬆到盡頭,直至絕境逢生。
 
日本央行宣布維持利率負 0.1 厘不變,以及每年購買 80 萬億日圓公債的規模不變,但卻推出數項出人意表的措施。首先,以控制孳息曲線作為新政策框架的核心,並透過購買不同年期的日本公債,務求令 10 年期公債孳息維持在零附近,避免公債孳息過度下跌和曲線趨平,從而為經濟帶來負面衝擊。
 
另外,日央行又承諾盡快達到 2% 的通脹目標,但承諾允許通脹率超過 2%,由此將繼續擴大貨幣基礎,直到通脹率穩定維持在目標水平以上。
 
央行解釋,採用新政策框架是認為,通脹預期進一步上升可能需要時間。
 
其實,自黑田東彥就任總裁以來,日本央行先後進行了三輪大規模的貨幣寬鬆,也的確在推升通脹方面取得了一點成效,使日本經濟走出了通縮。然而,隨著 2014 年的消費稅上調和油價持續下跌,以及今年初以來金融市場動盪和英國脫歐導致的日圓升值,日本央行之前兩輪寬鬆在推升通脹的效果上日漸轉弱。當前,日本央行的通脹指標已降至 0.5%,即回到了第二輪寬鬆前的水平。
 
由此可見,日本央行現有的政策框架,已很難化解既有的內部和外部經濟衝擊。時移世變,如果再不調整其政策框架,不僅 2% 的通脹目標遙不可及,日本央行也將白白消耗其有限的寬鬆子彈。
 
總體來說,日本央行的新一輪貨幣政策調整雖有創新,但也揭示了一個不爭的事實:舊有的寬鬆模式已不能應付目前經濟困境,而央行亦別無他選,只能把寬鬆政策推向更遠。
 
王冠一財經頻道

PrintEmail

韓進危機 航運反思 2016-9-21

南韓最大航運企業-韓進海運(Hanjin Shipping)申請破產保護至今超過半個月,早前因各國港口擔心其未能支付停泊費、集裝箱卸存等費用,而拒絕旗下船隻入港,總值 140 億美元、共 50 萬個集裝箱被迫隨船於海上飄浮,全球供應鏈一度受阻。不過韓進海運近期與各地商討卸貨事宜,24 艘貨船得以完成卸貨,公司亦陸續與紐約、新加坡及墨西哥等商量卸貨安排,並計劃出售逾半數船舶配合公司重組,危機暫時解除。

韓進海運一事所造成的種種不便,外界對韓進會否最終倒閉更憂心仲仲,擔心會影響貨物運送,以致影響零售業於接下來的感恩節、聖誕節的銷售表現云云。但換個角度,在環球經濟無甚起色、航運業飽受過剩運力的困境下,韓進海運破產是否反而能帶來新景象?

以擁有全球 7 個最繁忙集裝箱港口的中國為例,2001 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之幾年內,每年集裝箱出口增速達到 15% 至 20%。但單計今年上半年,有關數字則按年下降 7%。

雪上加霜的是,內地地方政府反而競相建設規模越來越大的港口設施。2013 年,中國港口的剩餘吞吐能力,相當於 5000 萬個 20 英呎集裝箱(TEU),超過日本、俄羅斯、南韓和台灣港口吞吐量的總和。預計到 2030 年,中國港口閒置的額外吞吐能力更將翻一番。

香港的情況亦不遑多讓,內地發展重心不再是低成本製造業,直接影響香港貨運業,再加上香港土地缺乏、碼頭海岸線不足,均限制香港出入口貨運業的發展。單計今年上半年,香港的集裝箱吞吐量已按年減少 10%,全年計很有可能將連續第五年錄得下滑。

由此可見,航運業一方面要面對需求疲弱的問題,另一方面又有運力過剩的問題,令供過於求更加惡化。韓進海運破產,會不會是行業整合、拯救危在旦夕的航運貨運業的機會?


王冠一財經頻道

PrintEmail

火爆樓市 風口浪尖 2016-9-20

眾所周知中國樓市持續火熱,因此,內地公布的 8 月份 70 城市樓價持續攀升實在毫不意外。然而各地調控措施陸續出台,樓價竟不跌反升,8 月份樓市泡沫越見顯著,信貸危機隱患更是來勢洶洶。

國家統計局資料,8 月份 70 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價格,按年上升城市有 62 個,較上月增 4 個;按月比,樓價上漲的城市有 64 個,較上月增 13 個。根據《華爾街日報》基於國統局的數據所計算,8 月份新建商品住宅平均價格按年升 7.5%,明顯高於 7 月份的 6.3%,同時,還創下近七十六個月以來的最大升幅。

南京、蘇州等中國大型城市最近已提高購房首付要求,並收緊其他購房規則,試圖遏制房價飆升。上海、深圳等地居民聞風後,更出現離婚搶樓的現象,反而進一步推高樓價。最新可見,杭州限購出台前一天,新樓及二手樓成交雙雙破紀錄。

中國領導人已承認樓價出現泡沫式增長,人民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馬駿 9 月份在接受《第一財經》採訪時稱,應抑制房地產市場泡沫,抑製過度資本流入房地產行業。

中國信貸引擎上個月再度運轉,而且抵押貸款佔了很大一部分。8 月份超過 70% 的新增貸款是家庭部門貸款,主要為住房按揭貸款,這在新增貸款構成中是一項重大轉變。

澳新銀行表示,截至 6 月 30  日,中國的住房按揭貸款餘額為 16.9 萬億元人民幣,其中近四分之一屬於過去一年新增貸款。住房按揭貸款餘額佔總貸款餘額的 18%,至少是 2008 年以來的最高水平。內銀上半年的業績亦清晰可見,個人按揭貸款已成為重要收入來源。2016 年上半年,建行、農行、招行等十家上市銀行的按揭總額已達 8 萬億元,新增房貸達 1.13 萬億元,佔同期新增貸款約 42%。

樓價持續上漲,刺激了在低位徘徊中國經濟,但伴隨而來的是過熱泡沫及未知的危機。一片欣喜繁榮過後,會否把內地經濟推上另一個風口浪尖?


王冠一財經頻道

PrintEmail

厚此薄彼 好心壞事 2016-9-19

內地股市近來平靜不少,上證滬深指數繼續橫行震盪。相對去年大起大跌,中央出手托市,股票被「套牢」的景況,相信一眾股民寧願「靜靜似是湖水」,雖未敢大舉入市,也起碼不用擔心被 A 股激到心臟病發。趁著股市趨穩,愛搞新意的中央已按捺不住,有形之手又出,為股市加上政治任務,A 股頓時成為扶貧大使。
 
中國證監會最近宣布,要為貧困地區企業首次公開招股(IPO)、新三板掛牌、債券發行、併購重組等開闢綠色通道。「綠色通道」就是入境過關時的免檢查免申報之通道,套用於中證監此例,意即貧困地區企業要上市集資、要 IPO,免排隊,「報即審、審過即發」,可能今天花上幾億買殼,明天就能獲批上市,衝去貧困縣創業開公司豈不更好?!這樣一來,貧困地方的發展得以提速,得以脫貧,企業又能更快上市集資,可謂皆大歡喜!
 
為國家長遠發展著想,出發點夠宏大,但對於一直受有形之手干預的 A 股而言,又是否一件好事?
 
A 股市場上市審批程序冗長繁複,一直為人詬病。目前有 743 間企業正排隊上市,按現時的審批速度,預計要等三年時間,這些企業才能全數上市。現在又要讓貧困地區企業插隊「打尖」,等上市的時間豈不更長?對於優質企業而言,眼看貧困縣企業,即使質素參差,仍能一間接一間上市,自己卻原地踏步,失去上市良機,局限發展潛力,這是否公平?再者,需要「扶貧」的企業走快線進入資本市場,一旦業績轉差、或出現重大問題,是否要退市?
 
雖然細節尚未落實,但中證監此舉,明顯將 A 股與政治任務掛鈎,資本市場作用只局限於融資、扶貧等,違背市場應有的運行法則,更莫說要與國際一流市場接軌。
 
王冠一財經頻道

PrintEmai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