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冠一財經頻道 wongsir.com.hk

不假外求 自製晶片 2017-1-23

中國致力成為半導體行業大國,希望能達致自給自足;但前路障礙重重,其中一大阻力,正是美國。
 
小小晶片成為中美政治角力場,原因不難理解。中國每年所消費的半導體晶片,總值超過 1000 億美元,佔全球出貨總量的近三分之一,但中國半導體的產業總值,只佔全球的 6% 至 7%。換言之,本地供應落後需求,內地半導體行業對海外進口極為依賴,相關進口支出甚至超越石油進口支出。
 
為減少對海外市場依賴,以防仰人鼻息,內地政府提出,要投資 1500 億美元發展半導體產業,期望在 2025 年前,把中國製晶片在國內的市佔率提高至 70%。要提升國內廠家技術,內地政府除了鼓勵他們向外收購合併,同時亦「鼓勵」國內買家向本土半導體供應商採購、要外資晶片公司以技術轉讓來換取市場准入等;甚或實行「太陽能戰術」(早前內地太陽能面板行業供應過剩,導致產品價格暴跌),透過定價擠壓整個行業的利潤,打擊對手。
 
美國長久以來為半導體龍頭,面對中國進擊,難免擔心內地巨額補貼將扭曲市場,削弱美國半導體產業競爭力。內地企業對美企的收購合併,甚或危及美國技術上的優勢。難怪美國官方要「口手並出」,早前發表報告指,中國在半導體領域的工業政策,對半導體產業創新和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:早前紫光收購美國晶片製造商美光科技(Micron)、以及中國華潤微電子和北京清芯華創投資管理要約收購,美國晶片商快捷半導體(Fairchild),通通以失敗告終,政治壓力不容小覷。
 
如今由口口聲聲「American First」的特朗普上場,說要保住美國工人飯碗、增加關稅云云,中國的半導體行業,恐怕會成為開刀目標,要以收購提升國內晶片技術,想必將會難上加難。
 
 
王冠一財經頻道

PrintEmail

現實低頭 德擬減稅 2017-1-20

英美減稅在即,一直反對減稅的德國財長朔伊布勒 (Wolfgang Schäuble) 也改變態度,稱德國可削減企業稅率並簡化複雜企業稅架構,以保持國家競爭力。
 
過去幾年,許多企業為規避本國高稅率而選擇轉陣至海外。不過,最近部分國家又發動減稅攻勢,企圖吸引企業回流。其中,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 (Donald Trump) 便揚言要將企業稅率從 35% 大砍至 15%。英國方面,也在去年11月端出減稅方案,表示要在 2020 年時,將企業稅從目前的 20% 降到 17%。在此之前,日本、加拿大、意大利、法國已相繼宣布將實施各種調降企業稅的措施。
 
面對英美等國的夾擊,德國須透過改善競爭條件,以確保在國際上維持經濟領先地位。德國財長朔伊布勒指出,雖然德國作為歐洲最大經濟體,反對在成熟工業國之間挑起損人利己的稅務競爭,但卻首次表示,德國在必要時亦會考慮減稅,認為德國目前仍有減稅空間,以維持競爭優勢。
 
朔伊布勒提出,潛在減稅舉措並不限於企業稅,整體減稅計劃旨在減輕企業和個人的稅務負擔,預料年度減稅幅度至多達 150 億歐元。不過,他仍反對大型跨國公司藉轉移利潤逃避稅收,甚至將這作為今年德國擔任二十國集團 (G20) 主席國的工作重點。
 
此番減稅言論,有違朔伊布勒過往取態。在他擔任財長逾七年期間,一直謹遵「鋼鐵般的財政紀律」,堅決反對減稅,讓德國自 2014 年起持續錄得財政盈餘。縱使朔伊布勒已明顯為日後減稅放風,但他重申德國會否落實減稅措施,要待今年 9 月大選後才揭曉,且前提是總理默克爾 (Angela Merkel) 領導的基督教民主黨勝選!現時,該黨在民調中仍然領先其他黨派一段距離,德國要與英美同步邁向減稅之路,相信離起點已不遠矣。
 
 
王冠一財經頻道

PrintEmail

歐洲機遇 險中求勝 2017-1-19

2016 年是歐洲動盪的一年:英國脫歐、民粹抬頭、恐怖襲擊等,均為歐洲前景蒙上陰影。踏入 2017 年,歐洲各國陸續舉行大選,民粹主義會否借此壯大,繼續令人擔心;去年已搖搖欲墜的歐洲銀行業,危機仍未解除。

不過,正所謂「有危就有機」。歐洲銀行業靠重組業務、變賣資產等自救的同時,為一眾私募基金、對沖基金等等,造就一波又一波投資機會。

各類基金就其不同投資策略,爭相低價競購銀行的不良資產和非核心資產等。購入後基金或著手直接參與管理,令該資產起死回生,最終再轉售予保險公司等其他金融機構,完美退場,即所謂「困境企業投資」(Distressed  Investment)。情況有如 2003 年,對沖基金經理 Edward Lampert ,買入當時正值破產的美國連鎖百貨店 K-Mart,再加以重整,而成為史上第一個,於一年內個人賺取 10 億美元的對沖基金經理。

又或者著眼於資產往後的交易機會,如買入折價債券(買入價比其原本面值、息率收益更低),並可於特殊情況下進行買賣,即所謂 Special Situation Investment,藉此獲利。

隨著歐洲銀行業繼續去槓桿,相信今年釋放的資產將有更多,難怪一眾基金經理早就對歐洲市場虎視眈眈。去年年初的調查已顯示,高達 60% 的基金經理都認為未來「困境企業投資」的最好機會在歐洲,預期不良貸款將進一步釋放。

相對於美國,歐洲這類投資起步較遲;北美是主要市場,但歐洲的比重自 2014 年亦一直上升,發展空間頗大。在歐洲前景仍不明朗的情況下,這種「危機投資」或會闢出另一市場。


王冠一財經頻道

PrintEmail

雅虎變臉 一波多折 2017-1-18

雅虎(Yahoo)早前與美國電訊巨頭Verizon的交易即將完成,雅虎亦面臨巨變。不過,因雅虎去年被指有近15億用戶資料外洩,Verizon或重新談判收購條件,甚至放棄收購。

 

據美國證券及交易委員會(SEC)的文件披露,雅虎將向Verizon出售核心互聯網業務,作價48億美元,交易一旦成功,公司會更名為「Altaba」。至於大眾熟悉的搜索引擎及電郵等服務,會在Verizon旗下繼續使用「Yahoo」的品牌。

 

據知情人士透露,新名字「Altaba」是由英文單字「Alternative」,和阿里巴巴「Alibaba」的結合。新名字傳出,立即引起熱議,認為未來「Altaba」將是另一個阿里巴巴,又慨嘆昔日的網絡龍頭如今淪落在阿里巴巴手上,令人不勝欷歔。

據雙方的買賣協議,
Verizon未來會得到包含雅虎搜尋引擎、電子郵件、即時通訊與網路廣告工具等產品內容。此外,文件又顯示,一班雅虎前朝舊臣亦將被踢出董事會,當中包括現任行政總裁Marissa Mayer、聯合創始人David Filo,及董事會主席Maynard Webb等六人,而雅虎最新的董事會成員Eric Brandt,則被任命為董事長。

事實上,近年因網絡生態變化,以及網絡使用者的習慣改變等,雅虎的市佔率不斷下滑,截至去年
10月的行業數據顯示,雅虎旗下網站使用者總量排名第三,約為2億餘人次,僅次於谷歌(Google)和臉書(Facebook)。而在規模達到690億美元的數碼廣告市場中,谷歌和臉書已佔據了半壁江山,至於雅虎的市場份額僅得3.4%;對於已經合併了AOLVerizon,更只佔1.8%。有分析認為,若Verizon憑藉雅虎轉型成功,很可能會在這一市場上大有作為。

 

然而,交易是否能成功仍存在變數,皆因去年雅虎爆出用戶資料外洩的醜聞,Verizon或隨時變卦。

 

 

 

王冠一財經頻道

PrintEmail

歐資入華 難攻難守 2017-1-17

研究指出,去年歐洲企業在中國的投資金額,只是中國企業在歐洲投資額的不足四分之一。中國地大物博,經濟增長相對高,理應機會處處,但實際上對外資而言,這個新興市場原來是既難攻又難守。
 
2016 年歐盟企業在中國的投資連續兩年下跌,至約 77 億歐元;相反,中國企業在歐盟地區的投資按年大增 76﹪至 351 億歐元。去年先有騰訊斥資 67 億歐元買入芬蘭手機遊戲公司 Supercell,又有攜程網收購英國網上機票訂購平台 Skyscanner,涉資達 17 億歐元。
 
再者,香港首富李嘉誠近年大力投資歐洲,進軍英國、意大利及西班牙電訊業等消息鬧得沸沸揚揚之時,另一邊廂正減少中國的生意,便是華資對歐擴張業務的最佳鐵證。
 
研究機構 Rhodium Group 及德國智庫 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 的報告指出,歐資企業不認為在中國投資能達至雙驘。這情況在德國尤為明顯,中國企業在德國的收購合併項目,從 2015 年的 12 億歐元一下子暴升至 110 億歐元,相反,德國企業對中國投資興趣缺缺,收購合併僅涉資 35 億歐元。

對外資而言,中國市場難以攻堅,某程度上比其他新興市場更難取得穩定利潤,甚至不少外資以為中國是個充滿機會之地,最後卻失望而回。
 
首先,中國對外資仍有諸多限制,明文規定有些行業不可沾手,而即使有些行業被允許開放,中國人做生意有不少潛規則,又令外資無所適從。另外,中國經濟增長陸續放緩,同時工資水平卻已高於許多發展中國家,從不少工廠轉往越南等東南亞國家可見一斑。除非中國的製造業能成功轉型,否則競爭力將會步步下滑。
 
另一方面,人民幣兌美元匯價轉弱,又為中國增添走資壓力,加速中國企業在海外收購合併;而歐盟的選擇甚多元化,既有高品質的德國公司,又有成本便宜的東歐企業。然而,中國政府為防走資潮一發不可收拾,已實行種種限制措施,相信在明年,中資企業在歐洲的投資或會減少。
 
 
王冠一財經頻道

PrintEmail